您现在的位置: 南京心理咨询网 > 频道中心 > 咨询理论 > 精神分析 > 正文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焦虑与敌意(3)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焦虑与敌意(3)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7-7 23:15:34          ★★★

但如果这种愤怒受到压抑,那么通向这些限制的可能性逐被切断,其结果是,敌对冲动便同时──虽然仅仅是在幻想中──从外部和内部突破这些限制。如果我上面提到的那位化学家服从自己的敌对冲动,他就会告诉别人,G是怎样在滥用他们的友谊;或者向他的上司暗示,G剽窃了他的想法并阻止他继续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但由于他的愤怒受到压抑,这种愤怒也就分化和扩散了,就象它很可能转移到他的梦中去一样。很可能,在梦中他会以某种象征性方式成为一个杀人犯,或成为一个受人崇拜的天才,而其他人却很不体面地威信扫地。

  通过这种分化作用(disociation),受到压抑的敌意会随着时间的进程,经由外部途径而逐渐强化。例如,如果一个高级职员由于他的上司没有跟他商量就作出了某些安排,他因此心怀怨恨,但又成功地压抑了自己的怨恨,丝毫也不抗议这种做法,那他的上司就必然会继续骑在他的头上,而新的怨恨就会继续不断地产生。【昆克尔在《性格学引论》中曾注意到,神经症患者的心态往往会产生一种环境反应,通过这种环境反应,这种心态本身又进一步强化,其结果是神经症患者越陷越深,并在逃避过程中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昆克尔把这种现象称之为“魔鬼之圈”】

  压抑敌意的另一人后果,是这个人会在他心中记住这种不受控制的有高度爆炸性的情感。在讨论这一后果之前,我们必须先考虑一个由此而提出的问题。从字面上看,压抑一种情感或冲动,其结果乃是个人不再意识到这种情感或冲动的存在,因此在他的自觉意识中,他并不知道他有任何针对他人的敌对感情。既然如此,我们又怎么能说他会在自己心中“记录”(register)下这种受压抑的情感呢?答案就在于,事实上在意识与无意识之间,并没有严格的、二者必居其一的划分和选择,而只有如沙利文在一次讲演中指出的许多意识等级。事实上,不仅受到压抑的冲动仍在发挥作用──弗洛伊德的基本发现之一,而且,在更深的意识层面上,个人甚至知道它的存在。把这一点还原为尽可能简单的说法就意味着,从根本上讲我们并不可能欺骗自己,事实上我们对自己的观察比我们自己意识到的更好,就象我们对他人的观察,往往比我们自己意识到的更好一样。例如,我们从他人获得的第一印象就往往十分正确,不过我们可能有充分的理由不去注意我们这方面的观察。为了避免反复进行解释,我将使用“记录”一词,来指我们知道我们内心发生的事情,但同时却并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这一点。

  常常,只要敌意及其对别的利益具有的潜在危险足够强大,则压抑敌意所产生的后果,本身即足以导致焦虑。隐约的不安状态,很可能就是以这种方式建立起来的。但是,这一过程往往并不会到此为止,因为人有一种强迫的需要,它要消除这种从内部威胁自身利益与安全的情感。于是产生了第二种类似反射的过程,即个体把他的敌对冲动投射到外部世界中去。第一种“伪装”,即压抑作用,需要第二种伪装来补充:他“伪装”这种破坏性冲动不是来自自己,而是来自外界的某人或某物。从逻辑上讲,敌对冲动所投射的对象,恰恰正是这些敌对冲动所针对的对象。其结果,那个人就拥有了投射者心中那些可怕的成分。这部分是由于那个人被赋予了投射者本人受到压抑的敌对冲动所具有的残酷无情的性质,部分是由于在任何危险中,这种效应的程度都不仅取决于具体环境,同时也取决于人对这一处境所持的态度。人越是缺乏防御能力,危险也就显得越大。【弗洛姆在《权威与家庭》一书中(该书由国际社会研究院的霍克海默主编)曾明确地指出:我们对一种危险作出的焦虑反应,并不机械地取决于这种危险实际上的巨大,“一个具有无能为力、消极绝望心态的人,会对相对说来很小的危险,作出十分焦虑的反应。”】

  投射作用还有一个附带的功能,这就是它可以为自我辩解的需要服务。并不是我存心要欺骗、盗窃、剥削、侮辱别人,而是别人存心要欺骗、盗窃、剥削和侮辱我。一个不知道自己有一种毁灭丈夫的冲动,甚至主观上还相信自己最爱丈夫的女人,由于这种投射机制,很可能认为自己的丈夫是一头想要伤害她的野兽。

  投射作用还可能得到另一种为达到同样目的的心理过程的支持:这时候一种对报复的恐惧会抓住受压抑的冲动。一个企图伤害、欺骗他人的人,会同时害怕别人也对他这样做。这种报复恐惧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人性中根深蒂固的通性,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来源于人对罪恶和惩罚的原始经验,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必须预先假定一种报复冲动作为其必要的前提,我对此不作任何回答。毫无疑问,这种报复恐惧在神经症病人心灵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这些由受到压抑的敌意所导致的心理过程,其结果是产生焦虑情绪。事实上,由压抑所造成的心理状态,恰恰是典型的焦虑状态,即由于感到来自外界的强大危险而萌生的一种缺乏防御能力的感觉。

  尽管形成焦虑的步骤原则上说来十分简单,但在实际过程中,要理解焦虑的产生却往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个复杂的因素是:受到压抑的敌对冲动往往并不投射到事实上与之相关的那个人身上,而是投射到别的事物上。例如,在弗洛伊德的一桩病案中,小汉斯就并没有形成对自己父母的焦虑,而是形成了对于白马的焦虑。我的一个在其他方面十分敏感的病人,由于压抑了对她丈夫的敌意,而突然产生了一种与游泳池中水爬虫有关的焦虑。似乎任何东西,从微生物一直到大雷雨,都可以成为焦虑附着的对象。这种把焦虑从与之相关的人身上分离的倾向,其原因十分明显。如果这种焦虑事实上针对父母、丈夫、朋友或某个关系亲密的人,拥有这种敌意就会使人感到不符合对权威的尊重,对爱情忠贞,对朋友赞赏的现存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本否认敌意的存在。通过压抑自己的敌意,一个人就否认了他自己身上存在任何敌意;而通过把自己受压抑的敌意投射给雷雨,他也就否认了他人身上存在任何敌意。许多幸福婚姻的错觉,就建立在这种驼鸟政策上。

  说敌意的压抑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焦虑的产生,并不意味着每当这种过程发生,焦虑就一定会显现出来。焦虑也可能借助于我们已经讨论过或将要讨论到的种种保护机制中的一种,而得以迅速地转移。置身在这一处境中的个人,也可能通过这样一些手段来保护自己,例如对睡眠和饮酒产生越来越多的需要。

  从压抑敌意的过程中,可以产生出各种各样不同形式的焦虑。为了更好地理解种种不同的结果,我将在下表中列举出种种不同的可能性。

  A 感到危险是来自自身内部的冲动。

  B 感到危险是来自外界。

  从压抑敌意产生的结果看,A组似乎是直接由压抑作用产生的,而B组则是由投射作用产生的。A组和B组都可以再进一步划分为两个亚组。

  (1)感到危险是指向自己的。

  (2)感到危险是指向他人的。

  这样我们就获得了四种主要的焦虑类型:

  A(1)感到危险是来自自身内部的冲动并且是直接指向自己的(在这种类型中,敌意会继发性地转而反对自己,对这一过程我们将在下面加以讨论)

  例证:因自己禁不住想从高处往下跳而感到恐惧。

  A(2)感到危险是来自自身内部的冲动并且是真接指向他人的。

  例证:因控制不住要拿刀伤人而感到恐惧。

  B(1)感到危险是来自外部世界并且是针对自己的。

  例证:对雷雨的恐惧。

  B(2)感到危险是来自外界并且是针对他人的。在这种类型中,敌意被投射到外部世界,而敌意所针对的最初对象仍然存在。

  例证:过分担心自己子女的母亲,对种种威胁其子女的危险所产生的焦虑。

  不用说,这种分类的价值是有限的。在提供一种迅速的判断上,它或许有一些用处,但它却不能揭示一切可能的例外。譬如说,我们就不能据此推论,产生A型焦虑的人绝不会把他们受压抑的敌意投射出去;而只能据此推论,在这种特殊形式的焦虑中,投射作用暂时还不存在。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TOP:向上】【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信息搜索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业务合作

南京心理咨询中心,南京心理医生,南京心理诊所,南京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师,权威心理咨询机构 森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http://www.025xl.com


中心地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1206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预约电话:025-84470026 84683302 E-mail:025XL@163.com

苏ICP备09041759号 常年法律顾问 许乃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