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南京心理咨询网 > 频道中心 > 咨询理论 > 精神分析 > 正文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焦虑与敌意(4)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焦虑与敌意(4)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7-7 23:16:12          ★★★

敌意与焦虑之间的关系,并不限于敌意能够产生焦虑。这一过程也可以换一种方式发生:当焦虑基于一种受到威胁的感觉时,它也可以很容易地反过来以自卫的形式产生一种反应性敌意。在这方面,焦虑与恐惧并没有任何区别,因为恐惧也同样可以产生攻击性。反应性敌意如果受到压抑,也可以产生焦虑,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圆圈。敌意与焦虑之间这种相互作用,其结果往往是一方激发和强化了另一方。于是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在神经症中会发现如此大量残酷无情的敌意【一旦我们意识到敌意经由焦虑得到强化,我们似乎就没有必要去为这种破坏性的驱力寻找一个特殊的生物学根源,就象弗洛伊德在他关于生亡本能的理论中所做的那样】。这种交互影响也从根本上说明了为什么严重的神经症,往往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外界不良条件,而变得日趋恶化。焦虑与敌意究竟谁是最初的因素,这一点无关紧要;对神经症动力学说来,最重要的是明白焦虑与敌意是不可分割地交织在一起的。

  总地说来,我所提出的这种焦虑概念,基本上是根据精神分析的方法形成的。它要根据无意识力量、压抑作用、投射作用等诸如此类的原动力才能发生作用。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深入到细节,我们就会发现,它在若干方面都不同于弗洛伊德采取的立场。

  弗洛伊德曾相继提出两种有关焦虑的观点。第一种,简而言之,是说焦虑由冲动的压抑产生。这仅仅涉及性的冲动,因而是一种纯粹生理学的解释,因为它根据的是这样一种信念:如果性能量受到阻碍不能得到发泄,它就会在体内产生一种生理紧张,并从而转变为焦虑。按照他的第二种观点,焦虑,或者他所谓神经症焦虑,是由对这样一些冲动的恐惧产生的,因为对这些冲动的发现和放纵会招致外来的危险。这第二种解释是生理学的解释,它不仅涉及性冲动,同时也涉及攻击冲动。但在对焦虑的这一解释中,弗洛伊德根本没有涉及到冲动的压抑或不压抑,而仅仅涉及到对这些冲动的恐惧,因为对这些冲动的放纵会导致外来的危险。

  我的焦虑概念根据的是这样一种信念,即为了达到一个完整的理解,必须把弗洛伊德的两种观点有机地综合起来。因此我使第一种观点摆脱了它纯粹生理学的基础,而与第二种观点结合起来。这样,焦虑主要就并不是由于对冲动的恐惧而产生,而更多地是由对受到压抑的冲动的恐惧而产生。在我看来,弗洛伊德之所以未能很好地运用他的第一种思想,其原因就在于:尽管这一思想建立在心理学的精心观察上,他却给了它一个生理学的解释,而未能提出这样一个心理学问题──如果一个人压抑了一种冲动,在他的心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心理后果。

  我对弗洛伊德的第二点不同意见,在理论上并不重要,在实践中却十分重要。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见,即焦虑可以由任何一种冲动所导致,只要这些冲动的放纵会招致外来危险。性冲动当然属于这一类冲动,但只有在个人和社会在这些冲动上设置了严厉禁忌的情况下,才会使它们变成危险的冲动【或许在某些社会中,例如在塞缪尔·巴特勒《乌有乡》中描绘过的那种社会里,由于对任何一种生理疾病皆予以严厉的惩罚,因而一种患病的冲动也会导致不能见容的焦虑。】。根据这种观点,由性冲动导致的焦虑的发生率,就在极大的程度上,取决于现存文化对于性的态度。我并不认为性是焦虑的特殊来源,但我的确相信,在敌意中,或者更准确地说在受到压抑的敌对冲动中,存在着这种产生焦虑的特殊来源。把我在这一章中表述的思想用简单实用的话总结一下就是:任何时候只要我发现焦虑或焦虑的迹象,我就会问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敏感点被伤害了,因此才产生了敌意?又是什么东西使对这种敌意的压抑成为必要?根据我的经验,朝着这些方向探索,往往会对焦虑获得更令人满意的理解。

  我与弗洛伊德的第三点分歧,是他假定焦虑仅仅发生在童年时代,开始于所谓的出生焦虑并继之以阉割恐惧,而后发生的焦虑都基于种种童年时代的幼稚反应。“毫无疑问,我们称之为神经症病人的人,在他们对待危险的态度上,始终停留在幼儿状态,还没有成熟到脱离已经过时的焦虑状态。”

  让我们分别考察一下包含在这一解释中的各个要素。弗洛伊德断言,在童年时代,我们特别容易产生焦虑的反应,这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它有充分的、容易理解的理由,因为儿童对于种种不利的影响,相对说来比较无能为力。事实上,在性格神经症中,我们总是发现,焦虑的形成开始于童年时代,或者,至少我所说的基本焦虑,其基础是在童年时代就已经埋下了。然而除此之外,弗洛伊德还相信,成年神经症病人身上的焦虑,仍与最初产生焦虑的那些条件相关联。这就意味着,譬如说,一个成年男子也仍然会象小男孩那样为阉割恐惧所苦恼,尽管形式略有不同。毫无疑问,确实存在着这样一些罕见的病例,在这些病例中,幼年的焦虑反应可能会伴随适当的条件,以未加改变的形式,重新出现在后来的生活中【舒尔茨在《神经症、生命需要和医生的责任》一书中,记录过这样一个病例。一个职员老是不断地改换工作,因为某些上司老是在他心中引起愤怒和焦虑。精神分析表明:只有那些长着某种胡须的上司才会激怒他。这个病人的反应被证明是他三岁时对父亲产生的反应的重演,那时候他父亲曾以一种威吓的方式攻击过他的母亲】。但一般而言,我们所发现的,却并非重演,而是发展。在有些病例中,分析可以使我们对神经症的形成,获得相当完整的理解;我们可以发现,从早期的焦虑到成年的怪癖,有一条没有间断的反应链。因此,与其它因素一起,焦虑中也可以包含存在于童年时代的特殊冲突,但作为一个整体,焦虑却并不是一种幼稚的反应。如果把焦虑视为一种幼稚的反应,我们就会混淆两种完全不同的事情,即把任何发生在童年时代的态度,都错误地当作一种幼稚的态度。如果我们有正当的理由把焦虑说成是一种幼稚的反应,那么,我们至少也有同样正当的理由,把它说成是儿童身上早熟的成人态度。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TOP:向上】【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信息搜索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业务合作

南京心理咨询中心,南京心理医生,南京心理诊所,南京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师,权威心理咨询机构 森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http://www.025xl.com


中心地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1206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预约电话:025-84470026 84683302 E-mail:025XL@163.com

苏ICP备09041759号 常年法律顾问 许乃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