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南京心理咨询网 > 频道中心 > 咨询理论 > 精神分析 > 正文

青春病

青春病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7-6 9:48:02          ★★★


淡妆、齐肩短发、深色套裙的小幺,急匆匆地走进咨询室,说,不好意思,直接从看守所过来的,没来得及换衣服。
这样的装束很适合你,专业且不失柔软,我说。
她笑了笑,说,谢谢。
我报以微笑。
她接着说,我最近接了一个刑事案件,委托人是女性,被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今天在看守所第一次见到她,激活了我内心的一些感受,我想聊聊我的原生家庭。
我嗯了一声,然后等待她继续。

 

2

 

她,家里的老幺,故名小幺,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农村。有一段时间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受欢迎,家里有两个姐姐,父母希望生个男孩。
她说,我希望自己是个男孩,不光是因为父母喜欢男孩,更因男孩会更自由。我小时候经常跟着村子里的男孩爬树、打仗、河里捉鱼,周围人给我起了个外号“三疯子”,我挺喜欢这个外号的。我真的是个挺不让人省心的孩子,是有名的“哭半天”,半条街都能听到我的哭声。
我嗯了一声,好奇地看着她,说,你觉得男孩比女孩有更多的优势。
她说,这是肯定的,家庭如果只能供一个人读书,这个机会一定会给儿子。工作中也存在性别歧视,我们接案件,当事人更倾向于找男律师,尤其是刑事案件,我在工作中有今天的成绩,比男性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女性身份给她带来了很多的困扰,好像约束了她的发展,这在80后的身上很常见,重男轻女是那个时代的特征,这个痕迹深深地印在了我们身上。

 

3

 

提起父母,她的眼神里有矛盾也有困惑,她说,他们应该很爱我吧?可我感觉不到亲近,这么多年总是感觉一个人,很孤独。她动了动身子,接着说,父母这辈子很不容易,为我们姐妹付出了很多,他们给了我们读书的机会,不少吃穿的生活,我不该对他们有所不满。
对父母感到不满,好像让你觉得自责、内疚和羞耻,我说。
她对父母有不满甚至可能是愤怒,但超我不允许她有这些感受,对父母的指责,是对他们的背叛,所以她很快为父母寻找合理化的理由,从她可以运用成熟的合理化的防御机制来说,她的人格发展还不错。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她敬重父亲,父亲从不动手打母亲和三个女儿,即使那个年代打老婆很正常。但她却非常害怕他,父亲在家总是一个动作:躺在床上看新闻联播或者天气预报,一脸的严肃,脸上写满了心事,好像有千斤石压着他不得喘息,她从不敢直视他,也不敢主动跟他讲话。她问我这是为什么?
父亲身边好像有一个无声的场,它给你的感受是“我不是很喜欢你,离我远点”,那时的你认为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父亲不高兴,你肯定会担心、自责,我说。
她猛点头说,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会很乖,变着法讨他们开心,觉得自己表现好,家里气氛就会变得轻松些。小时候我很勤快,打扫卫生、到田间捡麦穗,所有人都夸我,最重要的是父母以此为傲,成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我很得意。上小学后,学习吸引了我更多的注意力,我很聪明,记忆力非常好,很快因学习好再次获得周围人的称赞。
很显然,小幺的情感很丰富,但却未得到满足,她的内心是空虚的,她不能责怪父母,因为他们受制于他们的时代背景、教育水平、成长环境和社会地位,他们不是不想做足够好的父母,而是他们不会。她将这种深深的悲伤压抑进潜意识。

 

4

 

吾悟心理工作室对面是市三中,下着小雨,三天的高考结束了,走出考场的考生,有的步履轻松,有的面色凝重。
小幺在习惯的位置坐定后,说,想起了我上学那会。从小学到初中我都是学霸,之后遭遇了一次滑铁卢,她自嘲着说。
滑铁卢?我好奇地问。
她说,当年她们姐妹三人先后都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但她是唯一获得公费生名额的。说这些时,她脸上写满了自豪,可很快,她的神情暗淡了下来,继续说,我的住校生活是从高中开始的,一个月的军训后,初入高中的兴奋感渐渐被紧张的学习代替,那所高中汇集了县里所有初中学校的尖子生,竞争很激烈,我的学习开始变得吃力。宿舍睡的是大通铺,一个宿舍二十几个人,破旧的窗户、无法上锁的门,进小偷、老鼠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感觉被子里有东西在动,我下意识地猛然掀开被子站起来,一只老鼠跑了出来。
我说,当时你一方面要面对学习的压力,另一方面要适应住校生活,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她看着我说,如果我父母也这么理解我就好了,当时我内心有很多的说不清道不明情绪,感到压抑,找不到出口。后来时不时地头痛、心慌,请病假成了家常便饭,却检查不出任何器质性的问题,医生的结论是神经衰弱,半年后,我休学了……

 

5

 

当时,敏感的小幺内心感受是复杂的,没有人曾告诉她这些感受的名字,她无法言说,也不知道跟谁倾诉。跟父母讲,他们无法理解,可能还认为是她矫情;跟同学讲,她可能感到羞耻,别人能做到的自己却不可以。最后,她为了避免承受的狂风暴雨式的自责、焦虑,不得不以躯体症状来表现她内心的冲突,也就是精神分析所讲的防御机制之一:躯体化(躯体化是将压抑的情绪转变为躯体毛病的过程,若儿童未能在养育者的帮助下逐渐学习语言表达感受,他们便可能倾向于用躯体形式即生病或行动来替代语言)。通过这种方式,她告诉所有人“看,不怪我,不是我不想上学,不是我能力不行,是身体的问题”,对自己、父母、老师、同学都有了交待,不用承担来自各方包括自己的指责和压力。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TOP:向上】【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信息搜索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业务合作

南京心理咨询中心,南京心理医生,南京心理诊所,南京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师,权威心理咨询机构 森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http://www.025xl.com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逸仙桥旁) 预约电话:025-84470026 84683302 E-mail:025XL@163.com

苏ICP备09041759号 常年法律顾问 许乃义律师